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之伟的博客

 
 
 

日志

 
 

标题【话说宪政之八】 泛宪派须消除对宪法和宪理的误解(收尾)  

2013-06-14 12: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贺卫方教授 

八、泛宪派否定现行宪法将只好充当消极批评者

今想就一个人身在当代中国,是做消极批评者好还是做建设性批评者好谈点看法。

我国是一党长期执政的国家,不允许有反对党,因此,执政党领导机构和官员主导的很多行为,包括重大决策行为和涉嫌违宪的做法,都缺乏制度性制约,因而发生很多严重的社会灾难,例如“反右扩大化”、大跃进浮夸形成的大饥荒、十年“文革”等等。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些灾难即使被称为自然灾害,归根结底也是宪法灾难。我们今天面对的环境生态破坏、官场腐败和公权力机构极不受信任等危机,何尚不具有宪法灾难的性质!这些现实的和可能的宪法灾难,或多或少都与公权力过度于集中于执政党、执政党严重缺乏制约有关系。但是,对公权力和执政党怎么制约?现在看来,现在和可以预见的将来,制约力量主要只能来自民间的批评和自发反对。

所以,泛宪派人士一直以来对执政党或公权力行为进行的批评,总体来说对于我国政治生态的正常化和宪法、法律实施,是做出了重要贡献的。我相信,没有他们的批评,我国今天的政治生态和宪法、法律实施情况会更槽糕。中国泛宪派批评者为他们的批评或反对行为付出了相当大代价或牺牲。对这一点,居庙堂之高的人士如果足够睿智,也应该能够体会出来。

但是,对执政党或公权力的批评(包括反对),从宪法学角度看,是有技术含量高低之分的。在宪法学上,我们可以根据相关原理,按两个标准把批评区分为四种:

1.以是否忠于宪法为标准,可以将批评区分为忠诚批评与非忠诚批评。忠诚批评无论多么尖锐,批评者都以宪法为依托或根据,目的在于促进宪法的全面、有效实施。非忠诚批评指不以宪法为依托或根据,也不以实施宪法为目的,而是自定标准或依托宪法之外的某种标准展开的批评。非忠诚批评不一定有利于宪法实施,也不一定有害于宪法实施,其宪法后果完全取决于同具体时间、具体地点相联系的具体批评内容。

2.以批评是否附带解决问题的较具体构想为标准,可以将批评区分为消极批评与建设性批评两种。消极批评只是简单地否定某种做法,没有解决问题的具体构想。建设性批评亦称积极批评,指附有比较切合实际的解决问题初步构想的批评。

上述四种批评通常这样一些联系:(1)凡是基于现行宪法展开的批评,不管批评者主观心理状态如何,也不管是否积极,只要大体实事求是,都属于忠诚批评;(2)虽然忠诚批评不一定是建设性的,但建设性批评一般都会是忠诚批评;(3)非忠诚批评一般来说都是消极批评,究其原因,主要是批评者通常不愿意基于现行宪法提出批评,也不考虑能否在现行宪法的框架内解决问题。

在中国当代,容忍泛宪派人士大体有根据的尖锐批评,完全符合宪法实施的利益和国民的整体利益,甚至也同样符合执政党的整体利益。社会尤其应当鼓励泛宪派人士进行建设性批评。不少泛宪派人士有时候也确实愿意对执政党和公权力进行建设性批评。

但是,从逻辑上看,彻底的泛宪派人士是不会进行建设性批评的,因为,进行建设性批评必然援引宪法的具体规定并以其为根据提出切实实施有关条款的建议,但这等于他们承认现行宪法的正当性、参与了推动现行宪法实施。此举会导致他们的理论与行为发生逻辑冲突。而他们如果只进行消极批评,则不会发生立场与行为方面的逻辑冲突。

由以上情况所决定,泛宪派人士在争取宪政的过程中必然只能进行意义比较有限的消极批评,不可能提出有宪法根据的建设性意见或建议。试想:

1.泛宪派人士如果要推动新闻法、出版法、结社法和宗教信仰保护法的制定,他们除以中国现行宪法的相关基本权利保障条款为依据外,还能以什么为根本法依托呢?。

2.泛宪派人士如果要求修改法律、改善公民基本权利保障状况,他们不以现行宪法确认的法治原则和尊重、保障人权原则为依托,还能以什么为依托呢?

3.泛宪派人士如果支持确保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确保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他们不以现行宪法“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等部分的规定为依托行吗?

所有答案都是否定的,其他国家宪法规定得再好,那也不能成为中国人保障基本权利的宪法依托。同样,普世价值值得肯定,但那最多也只能算法理依托,不是有最高法律效力的根本法依据。

当然,泛宪政人士还可以说:我们不想这样小打小闹,我们要彻底推倒重来。但这条路具体怎么走、从哪里入手呢?他们完全没有说过。难不成在彻底推倒重来之前就任何建设性工作都不做、只是边批评边等待?这日子也难熬啊!

总结:社宪派主张为推动现行宪法全面有效实施竭尽全力

1982年宪法公布施行以来,这部宪法又经过了一些修改。现行宪法特别可贵的地方,是它规定了如下内容:各政党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各政党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在这方面,我请老贺严肃地考虑两个问题:(1)如果我们在今天,在2013年,把现行宪法推倒重来,谁能保证以上制约党权的内容还能写进新宪法?(2)现在相当一部分反宪政派人士差不多把现行宪法一部分条款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把全面有效实施宪法看成难以容忍的事情,其原因是什么?

应该承认,现行宪法中已经规定了不少宪政内容,30余年来我国在实施宪法过程中也已经获取了一些宪政因素。无论从权力制约还是从基本权利保障方面看,都可以这样说。就以言论出版自由为例,至少开放博客、开放微博是提升公民言论出版自由的显著措施吧。尽管有些开博者时常遇到一些封堵,但那毕竟是相对次要的因素。你老贺和我两人探讨宪政的这些文章,当局者肯定是不高兴看到的,它们能够发表在网上,其本身应该也可以算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获得了一些实际保障的证据。

从世界范围看,社会主义构想在东方实践过也在西方实践过,带来过耻辱也赢得过光荣,它还有足够空间容纳新东西。世界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实行过社会主义宪政,所以,社会主义宪政理念对社会主义旗号下一些丑恶的历史不承担责任,它没有什么历史包袱。有人说社会主义从来没有成功建设过宪政,不要提这种主张。错了!从来没成功就一定不能成功么?没有这样的逻辑。

每一代人都生活在过程中,而不是生活在目的中。我们没有必要让完美宪政的理念妨碍中国时下取却得的点滴进步。全面有效实施现行宪法,可以大幅度拓宽我国的宪政空间。我们有必要在现行宪法的旗帜下穷尽我们追求宪政的努力。

我知道,中国知识界对社会主义宪政很少抱希望,对社宪派文章也大都不以为然,但我确信,中国时下和今后若干年内能举得起来的还只有社宪这面旗帜。如今的实际情况是,反宪派占上风但人心丧尽,其遭遇正如过街老鼠;泛宪派在知识阶层中抢得了政治道义制高点,但尚未找到干预现实政治过程的技术和路径,更缺乏足够社会基础;所以,按社会政治逻辑,社宪派迟早会再上舞台一试身手。我说过,社宪派失败后,舞台才是泛宪派的。这里再补充一句:如果社宪派没有一试身手的机会,舞台会加快从反宪派手里转移到泛宪派手里。

话虽然说得如此热闹,鄙人其实完全是一个傍观者和评论者,即使偶尔生产一点法学产品,也是受思想市场竞争的规律支配,主观上只为社会拾遗补缺,并不是自己对它有多么深的爱。

老贺与我的商榷文千把字,我回复他上万字,有乘机把老贺消费一番的嫌疑。好在老贺历来海量,我更没有恶意,请老贺不见怪、多指教。 

(答贺教授全文完;话说宪政系列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