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之伟的博客

 
 
 

日志

 
 

刑讯逼供这一页必须翻过   

2014-05-18 22:1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刑讯逼供这一页必须翻过

童之伟

【这是作者应约为《南方周末》撰写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报纸发表时略有删减。现网发,原稿附后】。

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官寨乡农民张光祥,200311月仅因同村一个村民4年多之前被谋杀而自己当时没有出席丧宴,就被警方当作犯罪嫌疑人抓捕,吊在铁杆上拷打44夜;张知道不承认杀人很快就会被打死,于是违心认罪;10年来张经历了三次一审,三次上诉,贵州高院两次做出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毕节中院重审,并在审理第三次上诉时直接依法判决张无罪。

应当说,较之众所周知的佘祥林、赵作海和蒙冤被判处即决死刑的内蒙古少年呼格吉勒图等人,张光祥幸运一些。虽然他们无不遭受残酷刑讯,但张毕竟在真凶落网或被杀者复活前就洗雪沉冤,最重要的是人还活着。

对此案,我们也多少获得了一点欣慰感。尽管毕节公安部门相关侦查人员对张光祥酷刑逼供情况明显,随后检察机关也没有把住审查起诉关,一审的毕节中院更是莫名其妙地下了公安部门做成、检察院端上来的这盘毒菜,但毕竟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审判程序,在该案的二审环节较有效发挥了错案纠正功能。

如果要在中国刑诉法词典中找出一个自己印象最深的词条,从中挑出的一定是刑讯逼供。刑讯逼供直接以摧残嫌疑人肉体的方式,逼迫其做不利于自己的供述,反人道,不公正。容忍刑讯逼供,已成为一国刑事司法制度疏于保障基本人权和落后野蛮的最主要标志。

如何根治刑讯逼供,人们见仁见智其说不一。国人对于刑讯逼供屡禁不止,有的归因于公安部门办案人员自私残忍贪功,有的将其归责于某些当权部门徇私袒护和制度化纵容,有的将其归责于警察主导司法,还有的指主要是政法高层施压命案必破……不一而足。

至少上文列举的这些因素,每一样都应为我国刑讯逼供屡禁不绝担负一份责任。当然,这样说并非没有主次之分。在有助于或完全能够有效遏止刑讯逼供的要素中,应特别强调以下三种的价值。

一、要启发政法人员的良知和人权法治意识,做到不为破案立功铤而走险,对犯罪嫌疑人搞刑讯逼供或暴力取证。在这方面,贵州毕节市织金县侦办许晋遇害案的侦查人员不仅表现恶劣,而且涉嫌刑讯逼供或暴力取证犯罪。

办案人员仅因张光祥没有参加许家的丧宴就将其认定为抢劫杀人嫌疑人太荒唐,也应该谴责他们拷打受刑者44夜令其宁愿选择认下死罪的残忍(这点从受害人10年后仍然留在手腕的印痕可以看出来)。最为可怕的是这些办案人员显然对张光祥抢劫杀人的真实性并无内心确信,却还能对其下夺命狠手。

二、政治家须反思,看是不是存在有意无意纵容刑讯逼供的情况,如果有,就应该公开及时地纠正。反思可以从刑法第247条的实施状况入手。我国刑法第247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从重处罚。

刑法这一条规定内容不错,但中国全面有效实施过这一规定吗?有大量事实表明这一刑法条款的实施情况非常差。别的不说,残酷刑讯佘祥林、赵作海和呼格吉勒图的那些人依刑法这一条受到过刑事追究吗?似乎没有。此外,我们不妨坐观有关部门是否依刑法这个条款追究酷刑逼供张光祥的那些人的刑责。刑法实施不能把有的条款冷藏闲置基本不用或仅做象征性运用。

三、必须做出可操作性的制度安排确保审判权和检察权得以独立行使,其中尤其要保障审判权的独立行使。较之前面两个要素,这一个更重要。若审判权不能独立行使,非法证据排除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它基本人权保障措施,都难免实际上失去效力。

从视频看,张光祥没有作案时间,受严酷刑讯的事实清楚,凭常识看就是错案。但是,此案为什么能通过检察院的审查起诉关,为什么一审法院即毕节中院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维持对张光祥的抢劫罪判决?这难免让人怀疑该案在毕节已被法外协调过了,当地法院、检察院和公安三方已不能依法相互制约。而贵州高院二审时之所以能够基本做到办案忠于事实和法律,或许恰恰是得益于贵州省有关机构能够尊重宪法的规定和精神,没有在省高院和毕节中院之间进行法外协调

相信只要对刑讯逼供毫不放任毫不纵容,在努力保障审判独立的同时下决心严格实施刑法第247条,刑讯逼供痼疾是完全可以在不长的时期中得到根治的。

 

【原稿】刑讯逼供这一页必须翻过

 

童之伟

 

2014430日《东方早报》的《贵州男子被关八年后无罪释放》和512日央视的《被冤男子讲述刑讯逼供过程:早点承认才不会死》,知道贵州省发生过这样一个刑案: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官寨乡农民张光祥,200311月仅因同村一个村民4年多之前被谋杀而自己当时没有出息丧宴,就被警方当作犯罪嫌疑人抓捕,吊在铁杆上拷打44夜;张光祥没扛住毒打,且感到不承认杀人很快就会被打死,于是违背事实做了杀人的供述;10年来张光祥经历了三次一审,三次上诉,贵州高院两次做出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毕节中院重审,并在审理第三次上诉时直接依法判决上诉人张光祥无罪。

应当说,较之众说周知的佘祥林、赵作海和蒙冤被判处即决死刑的内蒙少年呼格吉勒图等人,张光祥在不同程度上幸运一些。虽然他们无不遭受残酷刑讯,但张光祥毕竟在真凶落网或被杀者“复活”前就洗雪了沉冤,而且人还活着。

了解到张光祥案这些情况后,我觉得很有必要说说内心的感受。

读张光祥案的报道,我也多少获得了一点欣慰感。尽管毕节公安部门相关侦查人员对张光祥酷刑逼供情况明显,随后检察机关也没有把住审查起诉关,一审的毕节中院更是莫名其妙地“吃”下了公安部门做成、检察院端上来的这盘“毒菜”,但毕竟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审判程序,在该案的二审环节较有效发挥了错案纠正功能。幸有贵州高院基本做到了忠于法律、忠于事实真相,依法办案。

如果让我在中国刑诉法词典中找出一个自己印象最深的词条,我从中挑出的一定是“刑讯逼供”。刑讯逼供直接以摧残嫌疑人肉体的方式,逼迫其做不利于自己的供述,反人道,不公正。容忍刑讯逼供,已成为一国刑事司法制度疏于保障基本人权和落后野蛮的最主要标志。

刑讯逼供在法治发达国家早已基本绝迹,但在我国却仍然屡禁不止,许多年来,几乎所有的刑事冤假错案,都有它参与并做关键的“贡献”。刑讯逼供已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个巨大梦魇和毒瘤,它残害犯罪嫌疑人的肉体和精神,祸害受害人家庭,一再摧毁我国刑事司法制度通过艰苦努力好不容易树立的一点公信力和声誉,严重损害我国的国际声誉。容忍刑讯逼供,法制危害性极大,社会政治成本极高。

历史地看,我国的刑事司法制度还没有翻过以刑讯逼供为其显著缺憾的那难堪的一页。我们进入21世纪已十多年,这难堪的一页到了该彻底翻过去的时候了。但问题是,我们该如何真正翻过这一页。

如何根治刑讯逼供,人们见仁见智其说不一。国人对于刑讯逼供屡禁不止,有的归因于公安部门办案人员自私残忍贪功,有的将其归责于某些当权部门徇私袒护和制度化纵容,有的将其归责于警察主导司法,还有的指主要是政法高层施压命案必破,而更多人将其归因于司法权不能独立行使和以党代法,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依我看,至少上文列举的这些因素,每一样都应为我国刑讯逼供屡禁不绝担负一份责任,只不过责任大小不同而已。要在中国根绝刑讯逼供,所有相关公权力组织都应当反省,所有的相关体制都得考虑进行改革。当然,这样说并非没有主次之分。在有助于或完全能够有效遏止刑讯逼供的要素中,我特别想强调以下三种的价值。

1.要启发政法人员的良知和人权法治意识,做到不为破案立功铤而走险,对犯罪嫌疑人搞刑讯逼供或暴力取证。在这方面,贵州毕节市织金县侦办许晋遇害案的侦查人员不仅表现得品质恶劣、缺乏做人良知,而且涉嫌刑讯逼供或暴力取证犯罪。我们可以说办案人员仅因张光祥没有参加许家的丧宴就将其认定为抢劫杀人嫌疑人太荒唐,也应该谴责他们拷打受刑者44夜令其宁愿选择认下死罪的残忍(这点从受害人10年后仍然留在手腕的印痕可以看出来),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为可怕的是这些办案人员显然对张光祥抢劫杀人的真实性并无内心确信,却还能对其下夺命狠手。

有人一说到侦查人员的这类显然涉嫌犯罪的行为,往往就朝所谓体制上扯,为刑讯逼供犯罪嫌疑人开脱,我很不赞成此种态度。作为一个人,如果为了一己之私可以假公权力残害他人身体乃至夺他人性命,是决不能以所谓体制因素或上边命案必破的压力使然等说辞为自己开脱罪责的。

2.政治家须反思,看是不是存在有意无意纵容刑讯逼供的情况,如果有,就应该公开及时地纠正。反思可以从《刑法》第247条的实施状况入手。我国刑法第247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从重处罚。刑法这一条规定内容不错,但我国全面有效实施过这一规定吗?有大量事实表明这一刑法条款的实施情况非常差。别的不说,残酷刑讯佘祥林、赵作海和呼格吉勒图的那些人依刑法这一条受到过刑事追究吗?似乎没有。此外,我们不妨坐观有关部门是否依刑法这个条款追究酷刑逼供张光祥的那些人的刑责。刑法实施应该中道平衡,既不能把有的条款做让人叹为观止的过头运用,也不能把有的条款冷藏闲置基本不用或仅做象征性运用。

3.必须做出可操作性的制度安排确保审判权和检察权得以独立行使,其中尤其要保障审判权的独立行使。较之前面两个要素,这一个更重要。这方面,我们应当明确否定以党代法的种种做法,把从理论和实践上否定以党代法作为改善党的领导的一个重要步骤。若审判权不能独立行使,非法证据排除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它基本人权保障措施,都难免实际上失去效力。

从视频看,张光祥没有作案时间,受严酷刑讯的事实清楚,凭常识看就是错案。但是,此案为什么能通过检察院的审查起诉关,为什么一审法院即毕节中院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维持对张光祥的抢劫罪判决?这难免让人怀疑该案在毕节已被被法外“协调”过了,当地法院、检察院和公安三方已不能依法相互制约。而贵州高院二审时之所以能够基本做到办案忠于事实和法律,或许恰恰是得益于贵州省有关机构能够尊重宪法的规定和精神,没有在省高院和毕节中院之间进行法外“协调”。

相信只要对刑讯逼供毫不放任毫不纵容,在努力保障审判独立的同时下决心严格实施《刑法》第247条,刑讯逼供痼疾是完全可以在不长的时期中得到根治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